第10版:人 物
上一版3  4下一版  
赢得世界喝彩
22年,用爱陪伴“兵哥哥”
      
 
版面导航  
上一期  
      
`
下一篇4  
   2012 年 7 月 3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维和军医
赢得世界喝彩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乔民(右二)经常带着医疗分队的队员们检查药品,确保病患的用药安全。
  每一位到中国二级医院治病的利比里亚人,都能得到医疗分队医护人员的细心照顾。图为乔民(左三)正在为病患做检查。

  自然环境险恶、传染病横行、暴力冲突频发……自今年3月远赴利比里亚后,迎着危险,乔民带领队员一次次深入一线抢救生命。作为一名军医,他两赴非洲,在国际维和的舞台上展示出中国军人的风采。

  本报记者 李莉雅

  通讯员   王瑞勇 刘会宾 陈江文/文

  通讯员   刘会宾/图 

  

  2012年3月15日,中国南航的一架大型客机从首都机场直冲云霄,带着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赴利比里亚维和医疗分队飞赴一万五千公里外的西非大地,开展为期8个月的维和任务。

  在长达22个小时的旅程中,队长乔民一路辗转反侧,几乎没有合眼。这是他自2009年参加“和平天使”中国加蓬人道主义医疗救援联合行动之后,第二次奔赴西非,所以他一直在思考,作为新时期的军人,该如何带领42名队员在国际维和的舞台上展示中国军人的风采?

  传染病横行、自然环境险恶、暴力冲突频发……迎着危险,他带领队员一次次深入一线抢救生命——

  “不能因为怕危险而耽误了治病救人”

  当地时间5月3日,绥德鲁地区一个居民点发生重大不明疫情,一个月内相继有70多人被感染,2人因无法救治而死亡。得到联利团(“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简称)的疫情通报后,乔民焦急万分。有着20多年医疗工作经验的他非常明白,如果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就可能有更多无辜的人倒下,必须马上行动起来,与疫情展开生死较量。但是,他又不免心存担心:疫情诱因不明,对疫区任何东西的接触都有被传染的危险,如果贸然前往疫区,队员的安全如何保障?

  “根据联合国规定,这个居民点不在保障范围内,即使不去救治,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非洲人民在病痛与死亡中挣扎,中国军医谈何践行救死扶伤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开始在他的脑海中碰撞。“不能因为怕危险而耽误了治病救人。”当天下午,他迅速从分队中抽调了呼吸、神经、普外、传染、检验等9个专业的12名专家组成医疗小组,做好了随时开赴疫区展开医疗援助的准备。

  出发前,乔民逐个与队员谈心,告诉大家这次救助活动危险重重,如果谁不愿意参加,可以申请退出。在简短的动员部署会上,他动情地说:“同志们,看一看我们胸前的白求恩像章,他正在看着我们,我们应该像白求恩一样践行救死扶伤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遭受疫情蹂躏的非洲人民等着我们,我们能停下脚步吗?”

  第二天一大早,中国二级医院检验室的门前拉起一条醒目的隔离带,透过检验室的玻璃窗,隐隐约约地看到乔民和几名队员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正在对感染病人的血样、便样进行分类整理和化验……经过数天与死神零距离接触,12种检查结果成功检测出来,第一时间被送往联利团总司令部和最高决策层手中。接到这份珍贵的资料后,联利团医疗处处长土库尔中校专门致函中国二级医院,表达由衷的谢意。

  疫情退去,乔民和队员们的心里充满了喜悦。

  针对各国分遣队一级医院专业技术水平不高的问题,他主持开办了任务区内第一个专业培训班——

  “要给利比里亚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当地时间7月6日21时许,细雨绵绵。突然,分队生活区响起急促的警报声,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警报声刚落,行政值班室的喇叭里又传来紧急通报:“联利团总部安全处一辆汽车在利科边境执行任务时突发车祸,造成1名重伤,2名轻伤,要求大家迅速做好接诊准备……”

  接到通知后不到10分钟,手术室内各类医疗器械准备就绪;5分钟内,由10个专业、15名专家组成的抢救小组进入各自位置。半个小时后,联利团驻绥德鲁的民事一级医院将伤员运抵中国二级医院。当时,这名伤员右臂血肉模糊,一块直径约6公分的创伤面上,泥土与鲜血混合在一起,露出了白花花的骨头。“赶快注射破伤风抗毒素,麻药准备,清理伤口,查找异物。”、“伤口面积太大,部分肌肉已经受损,立即采用零号线进行缝合。”……手术灯下,3名外科医生清创、缝合,一直持续了2个小时。得知情况后,B3战区安全处处长玛亚伽感叹道:“你们严谨的工作态度和一流的诊疗技术,让人放心,更让人钦佩。如果任务区内的医生都有你们这么高的医疗技术就好了。”谈话间,玛亚伽又有些忧虑,“总有一天你们要离开这里,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对于玛亚伽的忧虑,乔民深有体会。绥德鲁地区各分遣队一级医院和当地民事医院除了缺少设备、药品以外,医务人员的专业素质也是参差不齐,90%以上的病情处理都要借助于中国二级医院。

  “当年,白求恩大夫冒着枪林弹雨,点着煤油灯,开设医疗夜校,培养了一大批医学人才。现在,我们比那时条件好多了,在完成日常医疗工作的同时,要想办法给利比里亚留下一支医疗队。”行政例会上,乔民的提议让队员们感同身受。随后,他根据当地常见病发病情况,专门抽调出8名医疗骨干,入驻绥德鲁地区的各国分遣队进行医疗知识宣教、巡诊、消杀,开展技术帮带。与此同时,他几次与各国分遣队、当地莫林医院等一级医院沟通协调,建立了每两周一次的疫情通报和学术讲座制度。从4月初开始,来自3个国家分遣队的一级医院和莫林医院的医务人员定期走进中国二级医院,在这里聆听中国军医的专业知识讲座,接受专业技术培训。这是中国军队第一次在利比里亚任务区开设有计划、有系统的集中专业培训课堂,此举赢得了各国维和部队的高度关注。

  近日,一名被汽车撞伤的当地平民,携带当地政府的介绍信前来中国二级医院就诊。当接诊医生打开由当地一级医院包扎的纱布时,不禁喜上眉梢,从包扎质量到伤口处理都有了明显进步。乔民兴奋地说:“看来,这个培训班开得很及时,很有必要,这支不走的医疗队正在一天天成熟起来。”

  联利团一名雇员的孩子、巴基斯坦一名军官的母亲……只要向中国二级医院求助,他都极其负责——

  “在医生的眼里病人没有国界之分”

  6月的一天早晨,联利团一名雇员罗伯特急匆匆跑进中国二级医院,泣不成声地喊道:“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她快不行了!”乔民立刻停下正在进行的早交班,询问缘由。

  原来,几天前罗伯特2岁的女儿突发高烧不退,经过当地一家医院诊治,病情并没有好转。那天一大早,孩子病情加重,生命危在旦夕。“不管在不在保障范围内,只要是病人我们绝不能见死不救。”得知情况后,乔民一边告诉罗伯特到当地政府申请介绍信,一边迅速安排2名医生,驱车十几公里来到罗伯特的家里。

  很快,孩子的血样被检测出来,患的是恶性疟疾,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白细胞已经下降到正常值的八分之一,治愈的希望十分渺茫。面对这样的结果,乔民坚定地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决不放弃。”经过2天的抢救,孩子的各项生命体征奇迹般地恢复了。

  几天后,乔民再次来到罗伯特的家看望孩子。罗伯特兴高采烈地把一个菠萝塞到乔民手里说,“你们救了我的孩子,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这个菠萝是我自己种的,请你务必留下。”临走前,乔民翻遍身上的口袋,把仅有的800多元利币留给了罗伯特。

  “医乃仁术”乔民对这句话的理解很深刻,“既然穿上白衣,就要对每一个生命负责,在这个神圣的岗位上,医德远比医技更重要。”有了他这样深刻的理解,维和舞台上也就有了许多温情的故事。

  前不久,巴基斯坦即将轮换回国的军官卡西夫专程来到中国二级医院,恳请中国医生为他的母亲看一看病。原来,卡西夫的母亲双肢浮肿,关节疼痛,多年来一直遭受着病痛折磨,在巴基斯坦国内四处求医,病情始终没有好转。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卡西夫来到了中国二级医院。见到乔民后,卡西夫十分激动:“长官,虽然我的母亲不是保障体系内的病人,但是老人被伤病折磨了十几年,请你们务必帮这个忙。”

  这时的乔民有些犯难了:不当面询问病人的病情,单靠第三者口述确定病情、开具处方是极不负责任的医治方法。看着卡西夫充满期待的眼神,乔民掏出了手机,让卡西夫拨通了巴基斯坦家中的电话。接通后,当卡西夫的母亲得知是中国军医向她询问病情后,老人激动地说:“中国医生为我看病,再可怕的病我也不怕。”在长达半个小时的通话中,中国二级医院先后有5名专家向老人询问病情,经过会诊后,基本确定了诊治方案,并送给卡西夫3个疗程的药品。

  在卡西夫回国1个月以后,新轮换的巴基斯坦驻绥德鲁最高指挥官专程来到中国二级医院,送来了卡西夫的感谢信。从信件的内容来看,卡西夫的母亲在服用中国二级医院开出的药品后,病情出现了明显好转。为了表达谢意,卡西夫在信中分别用母语——沃尔都语和汉语写下了“中国军医万岁”、“中巴友谊万岁”。

  乔民的父亲是军人,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父亲对他影响颇深。“穿军装,做军人是我的唯一理想,我已经实现了。我不是像父亲那样拿枪守家卫国的军人,而是用医术传递友谊、维护和平、救死扶伤的军人,是白衣使者,希望用大医情怀,赢得世界的喝彩。”乔民说。

下一篇4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