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视 界
上一版3  4下一版  
二十三载拥军情
      
 
版面导航  
上一期  
      
`
   2012 年 7 月 3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二十三载拥军情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战士们和缑师傅在军营里亲切地聊着家常。
  部队的汽车坏在了路上,缑师傅二话不说就带着工具到现场进行抢修。
  缑师傅修车时,总会引来战士们听他讲解修车知识。
  每次和小孙子在一起的时候,缑师傅都会拿出部队赠与的飞机模型逗孩子们玩。
  日落西山红霞飞。缑师傅在为部队抢修车辆。
  汽修厂的工人接到部队打来的电话,立刻动身前去汽车抛锚地点。
  缑师傅和战士们在一起检查出问题的车辆。
  建军节到来前夕,缑师傅带着西瓜看望战士们。

  革命老区平山,一片光荣的热土,战争年代,“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的拥军壮举誉满全国,成为平山乃至石家庄人的骄傲。如今,在平山县,民营企业家缑文禄又演绎了一段新时期的拥军佳话——他坚持义务为部队维修车辆、培训汽修人员,23年来,从未间断。

  一谈到部队,缑文禄就会变得神采奕奕,原来眯眯的双眼就变得炯炯有神,而且总有讲不完的话。“我在家排行老小,哥哥1969年当兵走了,当时可羡慕死我了。1979年,我岁数一到就嚷着要报名参军,都参加了体检并且合格了。可由于家里的情况特殊,父亲去世得早,还有年迈的母亲无人照顾,不得已,俺没参成军。唉!”缑文禄无奈地说道。“从小俺就羡慕当兵的人。记得小时候家里住进了拉练的解放军,每天早晨起来时,院子扫干净了,水缸水满了,就连村里的土路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当时就下定决心:向解放军叔叔学习,长大了也要当兵。

  “从那时起,俺想当兵的念头到现在都没变,这也可能是俺难舍部队情的缘故吧。”这时的缑文禄又变得神采飞扬,句句不离部队、军人。“俺表姐夫转业前是原高级步校的教官,每次来家里都要跟我讲部队上的事。大哥转业回来时带回了好多关于车辆维修的书,一有空我就看,学到了不少车辆维修知识。上世纪七十年代,顺应改革大潮,我和哥哥办起了汽修厂。”

  1988年的一天,驻平山北空某部的一辆“黄河吊车”出了故障,当时在平山这个小地方,修这样的大家伙还真不容易,部队左寻右问找到了缑文禄和哥哥开的汽修厂。“一听说是解放军来修车,二话没说就把这活儿接了下来,和哥哥整整忙了一天一夜。 ‘黄河吊车’修好了,算了算账,俺们分文未取。”这一次修车,让缑文禄与部队结下了不解情缘。

  随着对军车维修次数的增多,他逐渐了解到,国防建设需要部队设备更新换代快,车辆越来越先进,技术性能越来越强,但维修人员却很短缺。于是他主动找到部队领导,谈了自己的想法,恳请担当起了部队汽车的义务修理工。就这样,每次部队外出训练前对车辆的检修成了缑文禄最忙碌的时候,他总是先放下修理厂的活儿,跑到部队,针对每一辆军车的工作性能特点,关键部位进行全方位检查,并且一一叮咛司机在路上要注意的行车事项。同时还给每辆车配上可更换的零配件,以备应急使用,直到部队顺利开拔,他才回厂休息。

  2005年夏天部队外出拉练,车队行驶到了京石高速路上时,一辆军车突然出现故障。当时,天已晚又下着小雨,部队领导无奈之下给缑文禄打了救援电话。正在外地办事的他立即给修理厂打了电话,让修理工带上“凭借想象应更换的所有配件和工具”赶往现场,他也从外地迅速返回。在他的指导下,修理工和战士们及时排除了故障,国防铁骑又顺利地向目的地奔去。23年来,该部队多次拉练受到了上级首长的表扬,驻军某部特地制作了一面写有“军营铁骑神医”的锦旗赠送给他。

  缑文禄常说:“部队就是我的家”。他为部队修车,熬红眼睛、浑身油污、拖着疲惫的身子半夜回家是家常便饭。为了方便部队修车,他索性将厂里的气泵、千斤顶等一整套大型汽车修理工具运到部队营房,安家落户。这样一来不仅使用方便,同时大大缩短了维修时间,为部队执行任务赢得了时间。

  有人问他:“部队的事情由部队来做,你何必自作多情呢?”他总是这样回答:“我为部队做的这点儿事跟部队为老百姓做的贡献相比不值一提。军人为老百姓献出的可是珍贵的青春甚至宝贵的生命啊!给部队修车是我分内的事”。随着部队装备的发展,为了给部队培养更多技术过硬的汽车修理人员,缑文禄跟部队领导商议,决定在修车时,让没有训练任务的修理班战士和司机到修车现场观摩,学习修车技术。湖南籍老战士李宏辉说:“我永远不会忘记缑师傅的培养,他手把手地教会了我修车,出车在路上不论车出了什么毛病,我基本上都能相应处理了。”

  为部队义务修车,缑文禄23年来一直坚持自己的规矩:一是部队车辆优先修理:二是部队大配件只收成本费,小配件免费:三是配件不以次充好,保证质量。春秋轮回,光阴荏苒,部队领导和战士轮换了六七茬,而缑文禄作为军营里的“首席”修理工却干到了今天。据该部队不完全统计,23年来缑文禄共为部队更换汽车零件1万多件,重点维修车辆400多台次,个人经济少收入20余万元,为部队培训修理人员800余人。

  缑文禄有时遇事外出,部队的车需要修理时,他的几个徒弟就担当起师傅的角色,按点到部队修车,徒弟们常说:送上门的生意耽误的可多了,现在厂子里不像原先那么红火了。给部队修车,这不赚钱的生意频频落到文禄头上,他又以过硬的技术、质量接受着现代化部队建设的检验。在常人眼里,他这么精明能干的人,吃亏的事他干吗?可他干了,而且吃大亏还尽力地去干了。缑文禄说:“吃亏是我情愿的,活儿干漂亮了,钱也贴了,为咱的亲人修车,吃亏也是高兴。能为部队修车就是我的幸福!”

  缑文禄得到的回报不能用金钱、名利来衡量,是一份刻骨铭心的军民鱼水深情!      

  本报记者 荣震翰 张晓峰

  通讯员 郄良燕 摄影报道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