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特别关注
上一版3  4下一版  
贺龙在这儿布下“口袋阵”
贺龙在这儿布下“口袋阵”
      
 
版面导航  
上一期  
      
下一篇4  
2010 年 9 月 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贺龙在这儿布下“口袋阵”
本报记者 杨惠玲 通讯员 杨卫平/文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8月底的一天,走在灵寿县陈庄镇的街道上,人头攒动,百业兴盛;登上横山岭主峰,俯瞰横山岭水库水波涟滟,游船逐浪。在陈庄这片土地上,1939年陈庄歼灭战的战场遗迹已经难以寻觅,但是这场战斗留下的历史记忆,却深深地烙在村民们的心里。

  这场战斗,是人民军队在抗日战争画卷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是被中共中央誉为“模范歼灭战”且声威远播的胜利之战。

  我们沿着当年勇士们战斗的足迹一路寻访,在战斗亲历者、党史研究者的带领下,穿越历史时空,重温那烽火岁月的记忆。

  山地大破“牛刀术”

  南山北山锁横岭,

  陈庄战斗史有名。

  水原旅团断魂处,

  碧波荡漾戏游艇。

  这是曾任灵寿县党史办主任王化勇有感而发的一首诗作。他研究陈庄歼灭战史料多年,对每一处战场、每一个战斗细节都了然于心。在横山岭上苍松翠柏掩映的陈庄歼灭战纪念碑前,这位75岁的老人给我们介绍了那段战斗往事。

  陈庄位于灵寿县城西北的太行山腹地,在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曾经是晋察冀边区的重要根据地和八路军第120师后方机关所在地。

  1939年秋天,根据地的山川沟谷里,到处呈现出一派丰收的景象——长裂了嘴儿的玉黍棒子,沉甸甸的谷穗儿,鲜红的大枣儿,挂满枝头的柿子、核桃……在这五谷成熟之际,鬼子集结兵力奔袭陈庄,企图寻歼八路军主力,摧毁抗日根据地的后方设施。

  9月24日,日伪军1500人在灵寿集结,第二天向北进犯。贺龙亲率120师师部和716团日夜兼程赶到陈庄,给敌人布下了“口袋阵”。“敌人先占领了慈峪,26日偷偷摸摸行进,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又退回了慈峪,拉着大炮等向灵寿撤退。这是他们在耍花招,运用他们所谓的‘牛刀子战术’。”王化勇介绍,9月27日早晨,敌人由汉奸带领,从山间小路向前偷袭,到达陈庄。“他们以为占领了陈庄就是胜利了。我们在战后缴获的日军大队长田中省三郎的日记中看到,这一天他写着:‘……不经大的战斗而占领陈庄,这是指挥者的天才。’其实陈庄早已是个空镇,满大街的墙上都用日文写着标语: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9月28日,鬼子开始在陈庄放火烧房,“这是逃跑的信号,贺龙命令部队准备战斗。自作聪明的鬼子一步步钻进了我们的‘口袋’里。”从中午一直打到下午4时,大批的鬼子被压在河沟里。疯狂的敌人左冲右突,好不容易窜出阻击口,却又落入一个更大更紧的包围圈里,成批地被击毙在沟谷、河滩和泥沼中。

  9月29日,被紧紧包围在坡门口一带的敌军东逃无望,企图从鲁柏山西坡石梯子处逃窜。“但刚爬上一个小山头,就被我们团团围住。这时,活着的敌人也就剩下几百人。下午,三架敌机空投物资,鬼子在阵地上点火,我们也点起了火堆,结果投下的6大包饼干、罐头等有的落在了我们阵地上。”晚上7时,总攻开始,我们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受了伤的田中大佐被击毙,自称“天才指挥者”的水原旅团长也死在乱石之中。

  9月30日,历时6天5夜的陈庄歼灭战胜利结束。消灭日伪军1280人,缴获了长短枪、轻重机枪、山炮、无线电台等战利品。

  贺龙就在这儿指挥战斗

  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院落,土坯的院墙和周围农家翻新的院落已格格不入。推开吱吱呀呀的木门,转过影壁墙,正房的木质窗棂还能依稀看出几十年前的样子。71年前的那个秋天,那场让鬼子胆寒的陈庄歼灭战的总攻命令就在这里发出。“这就是当年贺龙住过的房子,120师师部也在我们村上。”刘家沟村80岁的马珏召老人告诉我们,贺龙在这儿指挥战斗的时候,院子里布满了电话线,“像蜘蛛网一样,密得不行。几部电台老是嘣嘣嘣地叫个不停,贺龙师长和关向应政委不停地放下这个耳机,拿起那个听筒,忙着指挥战斗。”

  “记得那天是农历八月十五,前方打得正紧,伤员一个接一个地往下抬,贺龙师长却派人组织群众在东北边的空地上搭台子演戏。群众心里不安生,贺龙叫干部安慰大家:伤员能抬下来就是胜利。不要怕,就是鬼子来了,也要让群众先走,我们再撤。”马珏召说,人家八路军这样对待老百姓,咱们还有什么不能干的呢?“担架不够用,老乡们就把家里的门板拆下来抬伤员,家家户户腾出房子让战士们住。贺龙他们在这儿住了有40多天呢。”

  马珏召听老辈人讲,贺龙师长发布全线总攻命令前,从刘家沟师指挥部步行10余里山路到横山岭南台头村南山上的指挥前沿听取战况汇报,还爬上山头观察战场形势。“回来的时候,他遇见村干部李玉春他们的担架队正往前线奔,贺师长握住他的手,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说:‘有功,有功,灵寿人民支前立了大功!’”

  妇女轮番抬伤员

  陈庄战斗持续了6天5夜,附近群众的支前也昼夜不停。陈庄村的霍灵秀老人已经88岁高龄,记者前去采访时,她因摔伤胯骨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但老人的思维却很清晰,清楚地记得当年的情景。

  “那时我丈夫是游击队的中队长,我是村妇救会主任。游击队进山打鬼子,我们妇女就照顾伤员。村里设了伤员接待站,伤员从前线抬下来,我们就把他们往阜平转移。”老人说,村上8个妇女参加了运送伤员,4个人一组轮着抬。“我们负责把伤员从陈庄送到北庄,顺着河沟走,绕几个村子,要走十多里地。”就这样,妇女们来回送了好几趟。

  “战斗胜利以后,在张家庄召开庆功会,游击队员和我们几个妇女都让去参加了,还让我们上台戴大红花哩!”问她见没见到贺龙师长,老人似乎有些遗憾:“上台戴花都觉得不好意思,心里怦怦跳,头也不敢抬,什么也没看见就回来了。”

  前方战斗的胜利,离不开后方百姓的支援。78岁的赵清玉老人在灵寿县政协工作期间,通过走访、座谈搜集了许多群众支援前线的生动故事。他介绍,战斗期间,我边区军民、地方武装在党的领导下,团结一致,踊跃参战,积极支前,有力地配合了我主力部队。战斗一打响,老乡们翻山越岭从四面八方来到我军阵地送饭送水。有的冒着弹雨背伤员抬担架。群众的热情给部队以很大鼓舞。“战场附近村庄的群众,主动烧水做饭,争先恐后地往战场上送。从西岔头、台头正面送不上去,他们干脆背上小米焖饭、枣饼子,挑上绿豆汤,冒着炮火过磁河,从鲁柏山南山坡绕上阵地。”

  据灵寿县志记载:灵寿县委于9月16日在东石门召开紧急会议之后,县、区、村分别组织了支前总队部、大队部及中队部,负责运送粮食、弹药、抬担架、放哨、带路、锄奸等工作。陈庄周围30多个村庄的武委会、游击队、游击组、青救会、模范队等组织共2000余人参加了战斗。

  传扬那场“模范歼灭战”

  如今,在波光粼粼、游船竞渡的横山岭水库边上,矗立着一座纪念碑,向后世传扬着70多年前的那场漂亮的歼灭战。

  这是1959年11月1日,正定县人民委员会(1959年正值灵寿、正定两县合并,故由正定县人民委员会署名)在战斗主战场之一的横山岭竖立的。纪念碑正面题“陈庄歼灭战纪念碑”八个阴刻楷书大字,其余四面共刻464字,详细记载了这次战斗的经过。纪念碑四周,苍松翠柏之间,安息着当年血洒战场的烈士。

  这里已成为“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每年都有来自各地的青少年和老战士来此寻访。

  知道我们要了解陈庄战斗时的情况,陈庄西村73岁的周忠德老人兴高采烈地打起竹板,为我们表演了一段自编的快板书:“打竹板向前看,听我说说陈庄歼灭战。贺龙师长关向应,指挥战斗真英明。……设下一个布袋阵,张开口儿叫鬼子进。鬼子进,把口系……打掉了屁股打掉了牙,好像那乌龟吃西瓜,滚的滚爬的爬……”

  当年,在陈庄战斗祝捷大会上,西北战地服务团(文工团)也是唱着自编的民歌慰问将士的。“八月十五月中秋,拉大兵攻陈庄……贺总领兵打埋伏,东西包围南北抄,一个也没跑了……”王昆演唱的《陈庄战斗》把大家的情绪带入了高潮。

  ……

  历经70多年,发生那场战斗的地方已经了无战争的痕迹,横山岭水库烟波浩渺、鲁柏山满目青翠,陈庄等一个个村庄平和安详,这一切都来源于英烈们的鲜血和生命,人们也将所有的一切牢记于心中。

  9月2日,陈庄歼灭战陈列馆正式在横山岭上奠基,我市又将多一处爱国主义教育的场所。

  名称:陈庄歼灭战

  战斗地点:河北灵寿县陈庄镇

  时间:1939年9月25日至30日

  参战者:八路军120师、晋察冀军区四分区主力五团及部分地方武装

  战果:击毙日伪军1280人,生俘日军16人,缴获山炮3门,轻重机枪20余挺,长短枪500多支等

  钟枝琪:死守坡门口

  记者日前在省军区干休所采访了老红军钟枝琪。陈庄战斗时,他在晋察冀四分区的主力部队老五团。

  钟老虽已96岁高龄,但回忆起陈庄战斗仍兴致勃勃:1939年9月下旬,日军在石家庄调集日伪军从正定出发,偷袭灵寿县陈庄镇。“鬼子路过二营所在地灵寿南吴河村,只抓走了哨兵,但没把枪拿走。当首长到哨所勘察时,认为哨兵开了小差,后来仔细查看,发现了炮车印和马蹄印。”于是,敌情很快上报到营部、团部,团里也发现了敌人偷袭陈庄。

  “团部命令我们营跑步追击。我们追赶到坡门口山上时,鬼子已到陈庄,点着了房子(抗大学校和群众已转移)。”当时贺龙的野战军“亚五”、“亚六”两个团守在岔头,准备歼灭返回石家庄的日伪军。果然,偷袭陈庄后,敌人走大路回石家庄,这时贺龙亲自指挥他的两个团在这里阻击敌人,敌人伤亡很大。“团首长命令我们防守坡门口的五团二营坚决守住阵地,不让敌人跑掉。这时二营四、五两个连死守阵地,日伪军反复五、六次想冲上来,被我们的两挺重机枪和手榴弹一次一次压下去。

  打到天黑时,敌人伤亡特别大,剩下的鬼子把被打死的人和炮埋在猪圈里,分散逃窜。这次战斗我们四、五连伤亡也不小,连排干部和战士共伤亡一百多人,而敌人大部分被打死。

  陈庄战斗结束后召开了祝捷大会,钟枝琪老人还清楚地记得见到贺龙将军时的情景:“所有参战部队都参加了大会,贺龙同志在大会上总结了这次战斗的经验。贺老总真是身材魁梧、气宇轩昂。他的讲话激情洋溢,充满了鼓动性,台下的掌声、欢呼声经久不息。部队文工团还演了节目,让人终生难忘。”

  本报记者  箫玉

  2010年9  月3日  星期五

  责任编辑  吴 温

  电话:88629165   E-mail:ww7999@163.com

  10

  陈庄歼灭战

  我们知道他们是为了谁

  登上横山岭水库大坝东边的山冈,一座汉白玉石碑赫然耸立在眼前。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陈庄歼灭战纪念碑”几个大字熠熠生辉。在苍松翠柏的环绕中,这里显得庄严、肃穆。在王化勇老人的讲述中,曾经作为战场的横山岭水库似乎仍然硝烟弥漫、炮火隆隆,冲锋陷阵的呐喊声在山峦之间回荡……

  虽然相隔了70多个寒暑,但这次战斗所创下的山地“模范歼灭战”的壮举,在横山岭这块土地上,并未因其遥远而失去它的光彩。

  烈士纪念碑前,国家物资储备局敬献的花篮静静地守候在那里,虽然花朵已经枯萎,但挽联所表达的敬意清晰可辨。想必不久前,他们也来此凭吊,缅怀那些长眠于此的英灵。我们也深深地鞠躬,向英勇献身的烈士们表达我们最深切的怀念。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我们知道他们是为了谁。

  眺望陈庄旧战场,昔日的战场已被今时的横山岭水库淹没,成为碧波荡漾、湖光山色的风景区。而起伏绵延的山坡上这一座座坟茔,却在默默地告诉人们,这里曾经金戈铁马,这里曾经杀声震天,这里曾经是勇士们杀敌的战场。

  松柏无语,忠诚地陪伴着勇士的英灵;野花有情,无声地传颂着英雄的故事。人们不会忘记,历史更不会忘记。

  本报记者  杨惠玲

  张霖:激战冯沟里

  原国防大学副校长张霖中将曾参加当年的陈庄战斗,时任120师主力716团参谋。这位88岁高龄的老将军虽因年迈住院,但对这场漂亮的歼灭战仍记忆犹新。

  1939年9月,120师师长贺龙获悉日军独立混成第8旅团旅团长水原义重少将率日伪军奔袭陈庄寻歼八路军主力的行动后,决心集中优势兵力将进犯日军歼灭于运动中。张霖所在的716团担任了突击任务,全团隐蔽集结于陈庄以东磁河两岸的东、西寺家庄及冯沟里地区设伏。

  9月28日晨,侵占陈庄的日伪军焚烧陈庄房屋后沿磁河大道东撤。10时许,日伪军全部进至冯沟里、坡门口地区,716团和兄弟部队突然发起攻击,激战一天,将日伪军全部压缩于冯沟里、坡门口两个村寨。被围日伪军告急,灵寿、慈峪日军800余人增援,在白头山地区遭阻击。增援日军虽多次组织攻击,均未奏效。

  29日拂晓,被围日伪军待援无望,夺路南逃。716团乘胜追击,又将在逃日伪军包围于鲁柏山北侧鞍部万寺院地区,经过激战,全歼被围日伪军,挫败了日伪军寻歼八路军主力的企图。

  本报记者  箫玉

  战例档案

  陈庄歼灭战,是1939年9月八路军第120师在石家庄灵寿西北陈庄进行的一次歼灭战,也可以说是一次阵地战或正规战。据有关资料记载,这是八路军和新四军在抗战史上歼敌人数较多、战果较辉煌的一次战斗,也是抗战时期共产党和八路军在石家庄地区进行的一次规模最大的山地歼灭战,被称为“模范歼灭战”。此役经过六天五夜的激战,共歼敌1280人,俘获日伪军16人,击毙日军包括少将水原旅团长、田中大队长、川崎、北村中队长等日军长官。

  在战斗中,共产党员英勇奋战,有三百八十七人负伤或为抗战献出了宝贵生命,占此次我军伤亡人数的三分之二,显示了共产党员冲锋在前、退却在后的模范行动。为陈庄大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以及程潜、卫立煌等致电贺龙等领导人:陈庄血溅,尽歼敌人,予敌重大打击,树华北抗战之楷模,震军威于冀晋,特传令嘉奖。

  陈庄战斗的胜利,粉碎了日军的秋季扫荡,给日军“将战争重心移向敌后,对解放区战场实行军事扫荡为主的战略方针”一个有力打击;陈庄战斗的胜利,是以几百名共产党员和英勇的八路军指战员的鲜血换来的;陈庄战斗的胜利,说明了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最忠诚于民族解放事业,忠诚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决抗日到底的,有力地粉碎了国内顽固派、投降派、反共分子制造摩擦、分裂团结的可耻阴谋。

  ——党福民

  专家点评

  亲历者说

  记者手记

  88岁的郭灵秀老人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忆及当年支前的情景,思维依然清晰。                   本报记者 董永博 摄

  陈庄战斗中八路军的机枪阵地。

  沙飞  摄

  陈庄战斗中八路军缴获的战利品。        沙飞 摄

  陈庄歼灭战中,八路军战士正在向敌人扫射。沙飞 摄

下一篇4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