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讲述
上一版3  4下一版  
扫清解放石家庄的障碍
      
 
版面导航  
上一期  
      
2007 年 11 月 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王寿仁
扫清解放石家庄的障碍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王寿仁(左)与警卫员合影。
  与解放石家庄战役任晋察冀军区野战军第二政治委员的杨成武同志合影。
  1955年授衔后与夫人张淑英合影。

  石门攻克前战:正太战役

  “打石家庄前,朱总司令召集团级干部开会作动员,动员战士先把外围扫除。先打的是正太战役,正太战役主要是先打正定,我们这个团先打的是正定车站。”王寿仁老人开门见山,把我们带回60年前的战争年代。

  当时,28岁的王寿仁在三纵队二十一团当团长,攻打正定县城时他率团与敌人进行了殊死搏斗。被称为“瓮城”的正定,易守难攻,门分三道,墙分两层,不易从城门攻击。4月11日,攻打正定时,我军将攻击点选在了四个城角,二十一团率先攻占了正定火车站,然后,从城西北角向县城进攻,当时武器装备比较落后,也没有炮兵支援,战士们就用炸药包和集中使用手榴弹,才攻入了城内。经过激烈战斗,12日正定解放。解放正定后,二十一团在沿正太铁路西进途中,奉命攻打天河镇。天河镇虽然是个小镇,但它是西进的必经之路,且防守很严密。天河镇有个石桥是进入镇内的唯一通道,敌人火力很强,我军涉水过河来到城墙外,并集中火力封锁城墙上火力点,先头连队用梯子登城攻入了城内。这时,其他部队的战士用炸药炸毁城门,冲入城内,全歼该城之敌。

  4月22日,解放军分两路向阳泉前进,二十一团沿正太铁路向西进攻,参加了多次战斗。参战部队激战三天,扫清了阳泉周围之敌,并击退太原东援之敌,迫使阳泉之敌投降。先后解放了于县、定襄、寿阳、井陉、阳泉,控制了正太铁路沿线90公里,共歼敌3.5万人。此举,对扭转华北战局和解放石家庄起到重要作用,使石家庄守敌成为孤军。

  出击保北:缴获大量武器

  “外围敌军被扫清的石家庄虽然这时已处于我军的合围之中,但攻打石家庄的最佳时机还并未到来。这时,晋察冀野战军出击保北,调头北进包围保定、徐水,目的是诱使石家庄守敌增援保定。”王寿仁老人认真讲述着当时的情景。

  “正太战役结束后,我们团奉命向保北地域转移,行进到方顺桥以北地区,由西向东过铁路,突然与望都县城出来的国民党军队遭遇,当时敌人的武器装备比我们好。”王寿仁老人说,当时,前方的侦察人员向他报告:前面发现敌人的主力部队,怎么办?他坚定地说:“打,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随后,王寿仁命令各营开始向敌人进攻。由于敌人未发现他们,二十一团突然发起进攻后,敌人被打蒙了。二十一团趁机迅速对敌人进行分割包围,全歼了一个团部和一个营的敌人。在这场战斗中,二十一团俘虏了敌人一个团长、四个营长,并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其中包括重机枪24挺,轻机枪34挺,步枪400多支。

  清风店战役:调虎离山

  “我军出击保北,诱使石家庄守敌增援保定的计划,很快就实现了。”王寿仁老人谈到这儿时,脸上仍然掩饰不住兴奋,“这时敌人增援保定,怕保定丢失,结果这个时候罗历戎出来了,聂荣臻司令员一听非常高兴,这正是他要实施调虎离山之计的绝好时机。清风店战役是聂荣臻司令员和晋察冀野战军首长,采取了调虎离山之计,在运动中歼灭敌主力的典型战例。” 

  在聂荣臻司令员和野司首长的指挥下,1947年10月11日,我军集中11个旅及地方武装,以一部分兵力围攻徐水县城,主要兵力集中徐水以北地区,与容城、固城南援之敌打成对峙,形成逼蒋调石家庄驻军援保,在运动中吃掉援敌。果然,蒋介石加急电令:驻石第三军军长罗历戎率军部及第七师、第十六军66团,沿平汉线北进,企图夹击徐水地区的解放军。

  敌军从石家庄出发后,聂荣臻司令员抓住孤军北进良机,指挥以少数兵力在徐水以北地区阻击北面之敌,集中主力6个旅的优势兵力,昼夜兼程南下125公里,于20日拂晓将北进之敌包围在清风店地区,激战到22日,将该敌全部歼灭。连同保北阻击战,共歼敌2.1万人,使石家庄守敌的兵力减少一半,这是“调虎离山”计的胜利。

  “当时,我们二十一团在清风店战役中按照郑维山纵队司令员的命令,从定兴县城北急行军南下到望都县城南,我们奉命从头天中午一直跑到第二天早晨才到达望都县。”王寿仁老人说。当时,他们的口号是:歼灭第三军全靠急行军;不怕双脚痛,全歼罗历戎,双脚立大功。这次战役速战速决,很多团未赶上参加战斗,在望都城南待命。在这次战役中,我军生俘三名敌军将官和多名校官,其中有中将军长罗历戎、中将副军长杨光钰、上校军副参谋长吴铁铮、少将师长李用章,还有4名上校团长及2名军部校官。

  解放石家庄战役:带伤指挥战斗

  解放石家庄战役打响前不久,部队调王寿仁任三纵队十九团团长。“解放石家庄的战斗,我是带伤指挥的。”王寿仁老人指着自己的左臂说。在这年的5月,他在战斗中左臂负伤。解放石家庄战役打响时,他的伤还没有好,伤处仍肿着,他只好用绷带和木板将左臂挎起来,带伤指挥战斗。

  战斗开始后,十九团是二梯队,首先由二十团和二十一团进攻敌人防御阵地。由于敌人的防御工事纵深较宽,我爆破部队多次爆破,进展缓慢,一直未能突破敌人的防御工事。“在攻坚战的过程中八旅二十三团打开一个突破口,郑维山司令员见此情况命令十九团立即投入战斗,增援突破口的我军。”王寿仁老人说。

  当时,王寿仁命令全团向突破口进攻。他们刚刚到达突破口就遇到敌人一个加强营的反冲锋,经过激战敌人被击退。为扩大战果,他又命令三营长周成和向内市沟攻击,横扫守敌。这时,二十团和二十一团向敌军发起冲锋,工事里的敌人顿时乱了阵脚,随后二十团和二十一团一起进入敌人的阵地,与敌军在工事内展开了激战。

  经过激战,我军消灭了外围防御工事的敌人,随后向市内的敌人展开进攻。十九团沿着中山路由西向东猛攻,经过新开路,到达了敌人的核心工事;二十团和二十一团向复兴路花园村方向进攻。十九团与兄弟部队经过激战,一起消灭了固守在核心工事的敌人,一直打到石家庄市全部解放。

  重温这场战争,王寿仁老人感慨良多:“石家庄守敌工事坚固,装备精良,而人民解放军却基本上是小米加步枪,但就是依靠这样的装备,人民解放军最终化腐朽为神奇,战胜了敌人,解放了石家庄。战争胜负不是(比)武器,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因素是人而不是物,我们为什么能够战胜他们就是因为人民支持了我们。在战斗中,部队打到哪里,民兵和民工组成的担架队、运输队就跟到哪里,就把弹药、炸药、物资及食品送到哪里,有力地支援和保证了战斗的胜利。我们绝不要忘记那些支援前线的民兵和民工们。”

  在石家庄步校当校长

  1952年7月,王寿仁从南京军事学院第一期高级系毕业后,分配到石家庄步兵学校(原第二高级步校三二步校、第九步兵学校)任训练部长、副校长、校长,后任63军参谋长,1966年4月调中央广电局工作。

  他在石家庄步校工作的12年中,使这所学校成为上世纪50年代全军院校的正规化建设典型,1956年还在步校召开了全军院校工作现场会,推广正规化建设的经验。1955年至1959年,学校连续五年参加北京国庆受阅,王寿仁还亲自带领方队三次受阅。1959年建国10周年大庆时,王寿仁担任包括南京军事学院及陆、海、空九个院校方队的副总指挥。

  上世纪60年代,石家庄步校的军事训练和大比武全军闻名,并代表北京军区参加全军大比武,取得了优异成绩。1960年9月,步校的射击队还代表全军院校参加四国军事院校代表队比赛,并以优异的成绩受到罗瑞卿总长的多次表扬。

  在石家庄部队工作的10多年中,王寿仁积极组织参加地方建设和防洪救灾工作。他曾组织步校的干部、学员参加修建“八一”、“黄壁庄”水库,周恩来总理还与参加修建“黄壁庄”水库的干部、学员一起合影留念;1954年、1963年洪水灾害时,王寿仁组织指挥干部、学员、战士积极参加防洪救灾工作,尽最大努力减少灾害带来的损失。

  王寿仁参加了解放石家庄的战役,又在石家庄工作了10多年,他一直把石家庄作为第二故乡,与石家庄有着深厚的感情。当他得知目前石家庄正在搞“五大基地”和“八个一”工作建设时,他十分高兴:“我相信,石家庄的明天一定是‘繁荣、文明、和谐’的现代化大都市!”

  【人物小传】

  王寿仁,1919年出生,曾任晋察冀军区三纵队二十一团团长、三纵队十九团团长等职。1952年7月,从南京军事学院第一期高级系毕业后,分配到石家庄步兵学校(原第二高级步校三二步校、第九步兵学校)任训练部长、副校长、校长,后任63军参谋长,1966年起任中央广播事业局副局长。

  解放石家庄战役前后,年轻的王寿仁先后任晋察冀军区三纵队二十一团团长、三纵队十九团团长,为解放石家庄,做出了卓越贡献。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