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风 物
3上一版  下一版4
 
抗战中牺牲的第一位军长
晒豆棵
恋恋红薯情
乡村游应突出特色和文化
版面导航     
上一版  下一版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朗读      2018年11月9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恋恋红薯情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数阵呜呜朔风,哗啦啦吹落了一地梧桐叶,将深秋的气息带到跟前。

  此时的街头,从人行道的拐角,菜市场的旁边,不时会飘过一阵阵烤红薯的浓香。闻着那香味,记忆深处的某些片段,又被一点点唤醒了。

  红薯,在中国各地的名称很多,如山芋、甘薯、白薯、地瓜、番薯等。这种对生长要求不高的旋花科一年生草本植物,原产美洲,其英文名叫sweet potato ,意为“甜的马铃薯”。

  虽说在华夏大地种植历史并不长(明末引种),但在稻麦不足的时期,红薯可以当饱吃的特质,使之成为农家种得最多的作物。

  如今的红薯,在不同人群中有着不同的身份属性。年轻主妇们将之视为蔬菜,孩子们多则认定是水果,而在那些经历过困顿岁月的中老年人的心里,似乎更倾向于将其当作粗粮,蒸红薯、烧红薯、煨红薯、红薯粥……才是它们最适合的存在形式。

  在红薯的各种吃法中,我觉得蒸食最糯,烧汤最甜,煨制最香。

  过去的乡下人家,都有烧柴火的土灶。每年的秋冬季节,农村孩子都会抢着下灶烧火,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能多煨几个红薯。

  挑大小适中的红薯,拿到灶脚边上,在饭快好的时候,以火钳搛进灶膛,用厚厚的没燃尽的柴火灰压住拍实。俟灶内余烬灭,满屋子都是红薯香味时,便可将灶灰中的红薯扒出了。

  此时的红薯还是滚烫的,虽说个头比之前小了一圈,但外壳却愈发坚硬了些。拿在脏兮兮的手心里,来回拍打着,不停地吹气,迫不及待地剥开皮,伴着一团热气,红薯的甜香开始撩拨起了味蕾。

  不像绝大部分食材的甜香需要靠舌头来分辨,煨红薯单用嗅觉便能感觉到它独特而浓郁的滋味。那香甜的气味往往会把家里的小猫小狗都勾引过来。

  遂容不得多想,轻抿一口。经过煨制的红薯,会分泌一种像蜜一样的汁,黏黏的,吃起来香、甜、绵……不尽的好滋味。临了,还不忘把烤成黑炭样的外皮另一面残留的瓤细细地舔了去。

  如今,农村的灶头拆了,红薯当然煨不成了,但街上烤红薯那略微相似的风味,使得它们还未完全淡出人们的记忆。

  此类小摊上的烤红薯,因经过储存,甜度增大,烘烤时格外香甜,远远就可闻到。每每嗅到这气息,我总忍不住驻足买上一两个,伫立在秋风萧瑟的街头,双手托着红薯,细细品味那份冒着热气的香甜。

  烤红薯的甜,不同于银耳莲子粥的齁甜,也非八宝粥中稠兮兮的爽甜,而是充饥主粮渗出的淳朴甜味,毫不张扬,充满人间烟火气。

  随着时代的发展,红薯的品种从味淡的白心红薯,进化到味甘的黄心红薯,再到脆嫩的红心红薯。前几年,市面上又出现了小巧玲珑、紫皮紫心的紫薯,并凭着丰富的营养、较好的口感、好看的长相,很快博得了市民的青睐。

  饭店里,常见将紫薯切块与玉米、花生、南瓜、芋头等杂粮放在一起,隔水一蒸,盛在一只屉子里上席,谓之“五谷丰登”。虽说要价不低,但不知是返璞归真,还是情结难舍,常常餐盘转过,盘底便已朝天。

  我想,如今吃红薯,已不单纯是为了果腹,多半还带着些许怀旧情怀。因为,每当那熟悉的红薯味弥漫味蕾时,早年那种亲切、质朴的乡居情怀,便如潮水般在心间涌起。 王蕙利

 
3上一篇  下一篇4  
 
   
   
   

Copyright@1999-2012 www.sjzdaily.com.cn, 石家庄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本网邮箱:wlb@sjzdaily.com.cn
联系地址: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13号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国新网 许可证编号:1312006003   备案编号 :冀ICP备10004762号-1
电子报版权归石家庄新闻网所有,如需使用请与石家庄报业集团网络传媒有限公司联系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8862908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