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文体新闻
3上一版
 
国足公布12强赛集训名单
往事不可追 来者犹可鉴
哈登三双火箭灭骑士
皇马逆转取胜重回榜首
电视书法大赛落幕
京剧《玉堂春》22日演出
古天乐率一众巨星燃血激战
声 明
版面导航     
上一版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朗读      2017年3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往事不可追 来者犹可鉴
——访著名画家赵贵德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结束语

  转眼《那些年 他们画的那些年画》专栏已到了说再见的时候,记者前后拜访了多位当年参与年画创作的发起人、画家和文字撰稿者。他们的回忆,勾勒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河北年画的辉煌往事,为读者打开了集体记忆的窗口,让人们重温记忆,重拾温暖……终篇时,我们有幸采访到了当年河北美术出版社年画编辑小组的组长、著名画家赵贵德。他的一番话,也让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了开设这个专栏的意义所在,那就是回忆过去,放眼未来,新的历史时期,我们更应该为传统年画找到新的定位,让其焕发新的生机。

  □本报记者 张晓娟

  

  今年刚满80岁的著名画家赵贵德,最近突然摇身成为新晋“网红”。年前,他为周星驰贺岁大片《西游伏妖篇》创作的官方主题丝巾底稿,让人眼前一亮,广受赞誉。2月10日,在2017年纽约秋冬时装周上,外国模特再次身披这款丝巾亮相,不仅让我国传统文化元素大放异彩,更为这场品牌大秀增添了一抹东方神话色彩。

  日前,已常住北京的赵贵德老师,在归乡紧凑的行程中接受了本报专访,他感慨:“每一种艺术形式,每一个人都应不断提升,只有这样,当有机会来临时,你才能拿出‘洪荒之力’将其做成功。”忆及近半个世纪前,河北年画创作的那段往事,他觉得,那是自己艺术生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现在回忆当年,更应立足于当下,探讨如何找到新的转换点,让年画重新焕发生命力。”

  作为当年河北年画创作的领头人,赵贵德觉得,年画的历史——先是年的历史,然后才是年画的历史。“年画是年的一个载体,或者说是一个吉祥物,它是人们对新一年生活的渴望和热爱,我们能从中看到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希冀……”

  赵贵德回忆,自己是1972年分配到河北美术出版社,当时有个专门的年画小组,他任编辑室主任,主抓河北年画创作。“中国民间年画有五大区:河北武强、山东潍坊、四川绵竹、江苏桃花坞和天津杨柳青。这些年画中,武强年画古朴艳丽,杨柳青年画有些脂粉气,但语言方式和美学趋向,都是红红火火、热热闹闹、欢欢喜喜。”当年创立年画小组,最主要的任务之一,就是找出河北年画的思想体系、文化结构、美学指向,把河北年画的特征体现出来。

  “当时的现状是,我们没有胶版印刷厂,也没有河北自己的年画创作队伍。需要在上海印刷,甚至在上海找作者。”赵贵德说,这种情形让他觉得很不牢靠,也不自由,“我们必须建立自己的年画创作队伍。这个队伍必须来自河北的10个地区,品类还需要涉及人物、花鸟、山水等。我记得1974年,画家队伍还是个位数,后来发展到十几个,然后是大几十个,最后我们河北年画的创作队伍有百余人,每年至少有40人的固定创作班底。”

  队伍建立起来了,还差明确思想体系。“那时候大家有的用水粉、有的用水彩,还有的用工笔重彩,我们就想找一个统一点,把这些美学趋向的优势都体现到河北年画上来。”当时老百姓都喜欢照片艳丽的色彩和逼真的效果,于是,他们就将武强年画绚丽的色彩与上海月份牌(通俗点叫大美人)的擦笔技法相结合。“当时我们请来上海一位很有名的画家李慕白,举办培训班,用一个月的时间,把擦笔画的技巧包括使用程序都学过来了,这样就形成了河北年画独立的美学特征。”

  缘起:建立队伍 确定风格

  当时的年画发行量跟现在的收视率一样,发行量越多数目越大,说明河北的年画受众面越大。“我记得,邯郸作者柳忠福的年画《高峡出平湖粮鱼双丰收》大概发行了有700多万份吧,这在出版界是很惊人的。”赵贵德微笑回忆,在每年新华书店的全国征订会上,河北年画都很风光。

  当时在征订会上,大家都争着抢着要河北年画,说:“河北年画老百姓喜欢。”这在当时是很高评价,赵贵德介绍:“我们的年画是河北创作出版,发行是卖往全国各个省份,包括新疆、西藏、青海,形成了非常大的影响力。当时出版社年画的盈利甚至盖了一栋大楼,真正实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高度统一。”

  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仿佛是一夜之间,年画这种艺术形式就退出了历史的舞台,销声匿迹。赵贵德说:“没有过程,我们的感觉就是突然一下子就没有市场了。你到书店的年画柜台前,发现都没有人,年画彻底被电影明星挂历取代。那之后,挂历也逐渐式微,退出了历史舞台。”

  1987年,赵贵德老师还在衡水举办了《河北年画探索展》,邀请专家深入探讨,希望能在年画即将完成历史使命的节点上,找到一种新的转换形式,延伸年画的文化命脉,并继续往前推进和发展,“当时我们就想到,应该找到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会合的点。”他举例说,“我们经常看到商店大门上一个男娃娃、一个女娃娃相对作揖的年画,也会在圣诞节时看到各种圣诞老人、圣诞麋鹿的吉祥物。你想想,年仍然还在啊,很多寄托美好希望的吉祥物还在,说明人们还需要承载美好生活希望和祝福的载体。只是,当时我们的艺术家创作队伍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我们的艺术形式没有与时代的脉搏产生共鸣共振,没有与那个时代发生关系……这是一件让人非常遗憾的事。”

  赵贵德说:“我常想,假如当初我们坚定地走下去,也许这门民间艺术会诞生一个新的纪元。而不是被当成遗产来怀念。”

  湮灭:红火一时 乍然颓势

  对于历史而言,无论河北年画曾多么辉煌,有过多少故事,都是一个阶段的事情,应该让其汇入时间的长河……赵贵德告诉我们,自己不想说太多曾经创作了什么,因为对他而言那是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就中国年画这个文脉而言,那只是很小支脉上一个小成分。

  “我们重提河北年画这个话题,最大的意义是使其与当下,甚至未来的艺术形成关联、产生关系,让它的生命涅槃再生,这是艺术家应该思考的问题,应该干的事情。”他告诉我们,自己很推崇冯骥才正在做的拯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也十分赞赏他说过一句话,“他说,民间艺术是一切艺术的母亲。而现在,我们应该抱着‘母亲’不放,转头再去找寻年画生命诞生的起点。”

  这位老人甚至很警醒地意识到,对于浩瀚的人类艺术史而言,红火了十几年的河北年画历史,只是一个时期的艺术现象,而且生命力很短暂,根本没有可比性。“我们需要通过现象去看本质。有可能,当时我们看到的进步,现在来说是一种退步,你看似往前走,实际是往后退了……”

  赵贵德一面思考一面说:“我对自己的界定也是这样,我在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70年代的辉煌都不是辉煌,否定过往就是为了往前延伸和发展。不敢否定,你就不敢往前迈开步子。我们的历史也是一样,它是在不断否定前提下前进的。”他还觉得,中国年画艺术是生命的吉祥,在其形成的漫长岁月中,存储了太多的信息,适合人们用更深刻概念去理解。

  “值得庆幸的是,国内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认识到坚守传统的重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传统文化、民间艺术产生兴趣,并心存敬畏和希望,这也是传统文化的新力量,也是年画的新生力量。”赵贵德说:“国脉与文脉相牵,文运与国运相连。我觉得艺术家不能小看自己,应该勇于承担责任,努力与时代发生新的共鸣。”

  新生:追溯源头 再寻新机

 
3上一篇  下一篇4  
 
   
   
   

Copyright@1999-2012 www.sjzdaily.com.cn, 石家庄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本网邮箱:wlb@sjzdaily.com.cn
联系地址: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13号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国新网 许可证编号:1312006003   备案编号 :冀ICP备10004762号-1
电子报版权归石家庄新闻网所有,如需使用请与石家庄报业集团网络传媒有限公司联系 联系电话:0311-88629083 88629080  

关闭